• 中國農村網 > 調查

    從貧困村到“網紅村”揭陽山湖村這四年發生了什么

    2020-04-29 10:25:51       來源:南方plus    作者:記者 李赫 徐昊 等

      清晨,65歲的山湖村村民楊少鵬早早起床,開始在村頭巷口打掃衛生,這個工作一天給他帶來100多元收入。“你看看我們村,是不是比電視劇里的景兒都漂亮?在村里工作簡直是享受。”已經實現脫貧的楊少鵬驕傲地說。

      位于揭陽市揭西縣金和鎮的山湖村,坐落在面積達500畝的仙福湖中央,自古有“浮水蓮花”的美稱。記者一行駕車駛入山湖村,寬闊的瀝青馬路沿著翠綠的秧田一路向前延伸,仙福湖畔清風徐來,白鷺成行。

      誰能想到,僅僅4年前,這個遠近聞名的“網紅村”還是雜亂不堪、無人問津的貧困村。2016年,來自廣東省交通集團的扶貧工作隊正式駐村,利用自身優勢,在山水之間徐徐展開一幅發展新畫卷。如今,山湖村按計劃順利完成了各年度的貧困人口預脫貧目標任務,2015至2019年,全村貧困戶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從3969元變為15379元

      “以前是脫貧,現在就是致富啦,你都不知道過節的時候我有多忙哩!”山湖村去年獲得了“廣東美麗鄉村特色村”稱號,國慶期間每天涌入近萬游客。忙碌的村民們直言扶貧隊把他們“扶”進了旅游景區。  

    1

      |脫貧之路

      改變,從鋪道路到通心路

      “說實話,當時有些觸目驚心。”省交通集團駐山湖村扶貧工作隊隊員鄭錦龍還記得初到山湖時的景象:村道是土路,雜草叢生,沿湖廁所、豬圈、雞舍遍布,生活污水直排仙福湖,湖面蚊蟲亂飛……

      改變,從村容村貌開始。扶貧隊緊盯“兩不愁三保障”,推進路橋與危房改造,雨污分流、巷道硬底化、水岸同治等項目陸續開工……

      在鄭錦龍等扶貧隊員看來,修路容易,難的是打開貧困戶的“心路”。“過去我們是在大地上鋪路,這次首先要給村民們的心里鋪設一條自我奮斗的脫貧路。”

      扶貧工作隊下了一番“繡花”功夫,鼓起貧困戶們脫貧致富的勇氣,也想出了辦法——“以獎代補”。

      “養魚養鴨,包括就業,只要是貧困戶自己賺到的錢,我們就再獎勵10%。”鄭錦龍介紹,截至2019年底,扶貧工作隊共累計發放獎補資金約103.3萬元,讓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人均增收約1100元/年。  

      72歲的楊漢規窮了大半輩子,憋著一股勁。因為窮,老楊家幾代人都住在磚瓦危房里,“一下雨就漏水,半夜要帶著全家人到旁邊的祠堂睡覺”。3年前,在扶貧隊的幫助下,危房改造為新房,楊漢規圓了幾輩人的安居夢。“沒有收入,哪有蓋新房的底氣?過去我種地兩年才有幾千元收入,現在全家的年收入超過10萬元。”  

    2

      楊漢規成了村里第一個完成危房改造的貧困戶。在他的帶頭激勵下,扶貧隊已幫助全村完成全部的14戶危房改造。

      鄭錦龍給記者算了一筆扶貧賬:以楊漢規一家為例,2016年全家總收入29780元,經營性收入為0。在以獎代補政策激勵下,2019年楊漢規全家總收入達到111362.57元,其中經營性收入達到32962.21元,以獎代補獎金發放11280元。

      不過,今年的春節因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而變得不同。除夕夜,鄭錦龍匆匆收拾行李趕回村里。

      “今年是脫貧攻堅的收官一年,絕不能讓大家因‘疫’返貧!”鄭錦龍在朋友圈里做起了“微商”,向同事、親朋友“推銷”山湖村的時令蔬菜和鮮活肉禽。

      采訪間隙,潮惠高速收費站飯堂等訂單信息不時在他手機上彈出。

      “現在的任務,就是要保護好他們脫貧的熱情,讓他們心里的脫貧路保持暢通!”鄭錦龍信心很足。  

    5

      |致富之路

      致富,從一個人到一個村

      一想到過去,47歲的張美紅唰地落了淚。20多年前,她從梅州嫁入揭陽山湖村,之后丈夫因病去世,婆婆體弱抱病,3個小孩正在讀書,一家五口的生活重擔一下全壓在她肩上。“靠種田、打零工,勉強維持生計。”張美紅感嘆,那時生活的艱苦望不到盡頭。

      扶貧工作隊來了,在村里建起苗圃場,優先招貧困戶做工。張美紅馬上報了名。進了苗圃場,她不僅認真細致管護苗木,還主動向工作人員學習苗木種植技術,很快成了大家公認的苗木種植能手。

      扶貧隊發動貧困戶分散種植苗木,張美紅又是第一個報名。“在苗圃場做工每月有兩三千元的收入,自己種苗木也能賣錢,生活一下子變好了。”  

    4

      張美紅的這股精神勁,打動了鄭錦龍。“臟活累活搶著干,一家老小要照顧,不容易!”為了幫助張美紅一家,鄭錦龍和扶貧隊商量后,決定引導張美紅的一兒一女轉移就業。如今,兩人均已到交通集團下屬的高速公路收費站工作。“一人就業、全家脫貧。我們幫扶貧困戶的重要手段,一是產業幫扶,第二就是轉移就業。以前他們不是沒有能力,只是沒有機會。”鄭錦龍說。

      目前,省交通集團利用自身優勢,已完成54名貧困戶勞動力的就業轉移。其中,26人到周邊高速公路當收費員、保安,人均年收入達5萬元。

      “五一過后,我們聯同多家合作單位,再到山湖村開一場招聘會。”潮惠高速負責人吳文賢告訴記者,公司目前有5位員工都是來自山湖村的貧困戶,今年打算再招10人,幫助村民實現就近轉移就業。

      苗木種植和光伏發電,這些產業幫扶項目也持續推進。依托集團高速公路產業優勢,2018-2019年,苗圃場每年收益達40萬元,直接帶動了21戶貧困戶實現脫貧;光伏發電每年收入約10.3萬元。通過產業幫扶,山湖村的貧困戶平均每年每人增收約1100多元。

      在山湖村苗圃場,花木在陽光下蓬勃生長,張美紅拿起大剪刀認真地修剪著苗木枝條。

      “兒女每年收入加起來有十幾萬元,再加上我干活、種苗木的錢,生活越來越有盼頭。”去年,張美紅一家人搬進了新房。  

    3

      |未來之路

      “造血”,從富起來到活起來

      在山湖村里,特色民宿、百畝鮮花世界、古樹花海等景點加快建設,正在將山湖村打造成“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花園式鄉村。

      “山湖村的扶貧工作可以說已經進入了2.0模式,我們思考,扶貧可以為村民的未來打造一條什么路?”去年接力上任的駐村第一書記程銳表示,今年扶貧隊的重點工作,就是要全力配合當地政府,將山湖村打造成3A景區。

      “脫貧攻堅的任務我們已經基本完成,美麗鄉村的面貌初顯,接下來我們要讓鄉村旅游給貧困村‘造血’,讓產業振興真正‘活’起來。”程銳說。

      “說實話,如今山湖村的變化就跟做夢一樣。”山湖村總黨支書記楊英俊表示,在去年的國慶節期間,突然激增的游客量,著實讓村民們“嚇一跳”。

      “我們全部村干部都得出動,在村道指揮交通呢!”楊英俊粗略計算,國慶節前后,到山湖村的游客日均流量達近萬人次,村干部全部取消休息,白天接待,晚上組織村民分守村道指揮交通,還把村里學校的操場臨時作為停車場。

      “山湖村沿線綠化美化、巷道鋪設基本完成,鄉村旅游雛形初現,美麗旅游鄉村的打造才剛剛開始。”程銳表示,接下來還要繼續發揮集團交通基建的特色優勢,把山湖村建得再漂亮些。  

    2

      夕陽西下,挖掘機轟鳴不止。“希望我再年輕個十歲,多為村子出點力氣。”如今的楊少鵬多了一份工作:加入曾參與建造港珠澳大橋的保利長大施工隊,改造村里的北星橋及北門橋。新的拱橋修好后,不僅可以解決過去暴雨天水漫過腰難以通行的難題,還能為環湖游船掃除障礙。

      “現在我工作已經不是需要脫貧的問題啦,而是一種自豪感。將來山湖村沒準兒還能成為4A景區,我可以驕傲地跟親戚朋友說,這是我參與建設的。”楊少鵬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說。

      【山湖村脫貧成績單】

      ·2015至2019年,全村貧困戶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3969元、6338元、10342元、12473元、15379元(2019年貧困戶家庭人均預脫貧標準為8266元),129戶503人全部實現預脫貧。

      ·截至2019年底,扶貧隊共發放各類教育補助133.60萬元,確保學生不因貧困而綴學;累計發放獎補資金約103.3萬元以獎代補激勵貧困戶增收,讓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人均增收約1100元/年。

      ·2016年至2018年,省交通集團累積投入扶貧資金約1500萬元,2019年~2020年計劃再投入約1045萬元,完成路橋改造、路燈、活動場所、民宿等9個對村幫扶項目以及房屋修繕、教育、慰問救助、以獎代補等4個對戶幫扶項目。

      【記者】李赫 陳曉 林捷勇 鄭佳欣

      【攝影】徐昊 (部分圖片由扶貧工作隊提供)

    加載中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高曉川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